首页 > 股票配资 > “被打假”之后 罗永浩回应一切:翻车越狠 人设越稳

“被打假”之后 罗永浩回应一切:翻车越狠 人设越稳

界面新闻 股票配资 2021-01-16 06:55:18

原标题:“被打假”之后,罗永浩回应一切:翻车越狠,人设越稳

摘要 【“被打假”之后,罗永浩回应一切:翻车越狠 人设越稳】近日,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接受了界面新闻的采访,界面新闻同时独家拿到罗永浩对于相关事件的态度与回应。(界面新闻)

  对于罗永浩来说,2020年是他推进还债进程的关键一年,直播带货这件事不由得有任何闪失。

  但他现在所面对的除了前段时间确有其事的“羊毛衫事件”,还有来自职业打假人王海的多番尚未证据确凿的“打假”言论。一时间,交个朋友看起来麻烦缠身。

  近日,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接受了界面新闻的采访,界面新闻同时独家拿到罗永浩对于相关事件的态度与回应。

  从罗永浩的回应来看,上述这些“麻烦”似乎并不存在。确认存在的是,他面对事实上的失误惯有的诚恳,迅速带领团队给出的反思态度和解决方案,以及对于他眼中的“无端指责”,从不吝啬表达的强硬态度。

  追溯“羊毛衫事件”

  等到真的要追回损失、打击造假罪犯时,罗永浩和他的直播团队发现,报案这件事比想象中要复杂。因为立案的前提是要证明钱被骗走了,但其实这笔货款还处于冻结状态,从立案的角度而言并未被骗走——即便在双方信息来往中,对方已经承认了行骗一举。

  这次有难度的报案要追溯到11月28日那场直播。当天直播间所售皮尔卡丹品牌羊毛衫被消费者质疑为非羊毛制品,交个朋友得到反馈后,很快通过第三方质检机构确认了产品为假冒伪劣。而在花点时间鲜花和信良记小龙虾两次事件之后,罗永浩的直播间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类似失误。

  由此牵扯出来的不仅是交个朋友对约2万名消费者承诺的“退一赔三”,性质更严重的是,交个朋友连带其合作的渠道商,一起受到了供货方的涉嫌蓄意欺诈,后者不仅涉嫌伪造文书、还涉嫌伪造假冒伪劣产品。

  最关键的是,交个朋友在声明中表示,在整场交易行为中,团队已经做到了保证手续齐全、流程合规,但还是没能避免这一情况。

  正因如此,外界也更加关注,为什么严谨如罗永浩,其直播间还会出现假货?事实上,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交个朋友其实最主要的任务之一,也是获得消费者的理解。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事发之后,前述假羊毛衫供应商在对质过程中主动承认了造假一事,问题主要出在其中一份授权书的印章上。“我们在整个与‘皮尔卡丹品牌羊毛衫’的接触过程中,文件的审核流程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敢在文件上造假,也是我们没有想到的。”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对界面新闻表示。

  除了在文书审核方面(交易涉及品牌授权书、经销商授权书、产品质量检验报告等)有非常严苛的流程外,交个朋友其实也会进行产品审核,以服装为例,团队会针对掉色、起球、扎皮肤等基础性质进行测试。

  “但是像那种很专业的测试,比如涉及到成分层面了,对我们来说还是客观上比较困难的。”黄贺说。

  从事实上来说,这是交个朋友乃至整个直播带货行业很难规避的问题。如果有国家相关认证机构或的背书,销售方的确不必在质检和文书审核环节投入太多精力,这是牵扯到提高效率的事情。

  但遇到了小概率事件、也产生了巨大影响,为了避免以后有相似事件再发生,交个朋友不得不给消费者一个严肃交代。

  就案件的最新进展而言,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对界面新闻表示,目前赔付已经全部完成。另外,1月7日,通过向桐乡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供货商桐乡市腾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制假售假,桐乡市场监督管理局已经受理立案。

  面对“打假”与“被打假”

  “我们一直以来被说成是翻车,(但是)翻车越狠,人设越稳,就是因为每次出了问题,我们都解决得让人心服口服。”这是罗永浩对于“羊毛衫事件”,对界面新闻的回应之一。

  12月21日,交个朋友直播间官方微博及罗永浩个人微信公众号发文,针对“羊毛衫事件”提出五项整改措施。

  目前看来,“质控实验室”的成效是最直接的,团队将通过与SGS等第三方检测机构的合作,从美妆和服装产品入手进行成分相关检测,再渐渐扩展到其它品类。

  不仅如此,团队也会委托分布在一二三四线城市的近二十位消费者,随机购买各场直播中的产品,核查是否与商家承诺的相符。另外,交个朋友也开始考虑用许多电商平台都用的“买保险”的方式来解决货品问题。

  事实上,交个朋友直播间近来之所以显得风波不断,与职业打假人王海有很大的关联。

  据不完全统计,除了“羊毛衫”是交个朋友自查的结果外,王海还发起了对于该直播间销售的兰蔻品牌口红、邓特艾克漱口水、“闪电”潮鞋等几款货品的指控。

  其中,口红已由交个朋友合作方出面作详细说明和辟谣,交个朋友也回应称漱口水相关手续链路、产品资质完整,潮鞋供应商资质真实完整,若鞋子最后出现问题,将按例三倍赔付。

  对于被职业打假人“盯”上一事,罗永浩认为是在情理之中。“因为名气和影响力,我们获益良多,相应地承担更多的义务和被泼脏水也是正常的。”

  某种程度上,他认为职业打假人对于直播团队而言是好事。因为团队仍是新公司,在许多做法上还有瑕疵——实际上团队在整理过程中也确实发现了瑕疵,职业打假人可以帮助内部重新建立流程。

  “大家会觉得做职业打假人,跟做空机构一样很多都是流氓,我不这么看,我觉得他们都是跟啄木鸟一样是有作用的,即便是个流氓啄木鸟。”罗永浩对界面新闻表示。不过,如果遇到穷追不舍的人,“一旦造成实质性的损失,我们会用商誉罪起诉。”

  “早监管比晚监管或不监管要好”

  相比原有基础,交个朋友将在选品流程上投入更多的精力,但团队表示,这不会太影响到直播的频次以及SKU的数量。

  目前已经形成的成熟选品流程是,团队首先制定了一份按照食品、日用品、家居、服装、3C等进行分类的比例框架,再把产品需求下发给商务,并收到一份清单,其中大牌要占据至少90%。罗永浩将在前期主动提供一些自己青睐的产品、或反向对商务提要求,并在终审环节加入审核队伍。

  与此同时,抖音作为平台方也会加入到SKU的审核工作当中。事实上,即便是每一场直播的口播稿,也会经由内容负责人、公司内部法务以及抖音法务三道审核,在用词上绝不能违反《广告法》。

  即便在内部流程上显示出足够自信,在之前的相关声明中,交个朋友还是坦诚提到了一个观点,即“只能减少问题商品出现的几率,永远无法杜绝”——这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指摘。

  对此,交个朋友方面再次回应称,“这个是一个事实,无论哪个平台或品牌方都不能100%保证,所以这个是不能够说死了的。但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会完善流程。”

  实际上,除了交个朋友本身,直播电商行业也有监管趋紧的现象。

  今年10月、11月,市场监管总局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先后发布《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和《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11月23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有关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对网络直播和电商直播的登记、内容、审核、主播、打赏等方面提出了具体管理细则。

  对于监管,罗永浩的态度是“欢迎”,称“早监管比晚监管或不监管要好”。

  “某些人有一个非常不好的倾向,当一个行业要被监管,就说这个行业要完蛋了,然后还拿我行业冥灯来说事儿。在一个行业出现乱象的时候,政府过来依法监管,我们都认为是好事。”他说,“同时希望大家不要苛责这个行业,这个行业跟别的行业一样,跟别的卖东西的渠道一样。”

  对于外界最关心的问题之一,交个朋友对于自己的坑位费有了新的回应。谈及4月刚入行时,交个朋友称定价有别于同行,但目前已趋于理性。“我们现在的坑位费是根据商家在我们这里售卖的最终ROI来定的。”如果商家在一场直播中卖到100万GMV,ROI定为4,交个朋友最终的坑位费和佣金总收入将为25万元。

  在未来规划上,交个朋友目前呈现了两个主要方向,一是通过明星合作和素人培养做大主播池,二是由于美妆和服装品类毛利并不高,团队计划通过联名定制款商品(例如数码产品)去提高销售毛利。

  今年春节后,交个朋友直播间大概率会实现日播,其最终目的是做到一周七天、早晚都有直播场次,做一家消费者随时能逛的“购物商场”。

  在对外表达中,罗永浩曾预计自己将在2021年年底还清所有债务,但前提是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

(文章来源:界面新闻)

(责任编辑:DF075)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