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开户 > 跟粉丝收会员费,这生意靠谱吗

跟粉丝收会员费,这生意靠谱吗

网络 股票开户 2020-10-27 04:47:53

粉丝身上的“苛捐杂税”日益繁重。

放眼饭圈,万物皆可变现。抛开商家、品牌、平台发起的打榜、催销不说,站姐、黄牛这些“个体户”,也能靠代拍、接机赚上几套海景房。

但仔细想想,门票、精修照、行程信息……这些粉丝梦寐以求的东西明明全在经纪公司手中,何必让中间商赚差价呢?

于是这两年,时代峰峻、乐华娱乐、哇唧唧哇等国内领先偶像厂牌争相发力粉丝运营,付费会员制被加速推进,目测有望和视频网站会员一样,发展为新商业模式。

这股风潮甚至从偶像圈传到了音乐人圈。五条人通过《乐队的夏天》走红后,摩登天空便火速推出首批“登登登会员”,捆绑售票。

会员制下,追星玩法自然要变。拿抢票来说,光靠手速不行,还是氪金靠谱。掏钱入会便享有优先抢票权,不止能在激烈竞争中迅速突围,还能获得购买相关周边的资格。

不过,会员费只是粉丝迈过的第一道门槛。若是遇到打榜、积分、解锁系列复杂规则,中选率、位置等又有“另外的价钱”。

其实国内粉丝会员制存在已久,但产业规模始终不敌日韩。如今,新一轮付费潮涌来,市场仍反响不一。会员制到底是短期收割还是长线生意?答案或许就在各家“产品”里。

“请先开通会员”

粉丝俱乐部(即Fans Club)不是什么新东西。

早在1988年,刘德华歌迷已齐聚“华仔天地”,及时获取偶像的资讯和动向(至今仍在运营)。与此同时,日本经纪公司杰尼斯的偶像养成模式日趋成熟,捧出了SAMP、岚等顶级男团,借势拉开粉丝会员时代的序幕。此后,付费入会成为日韩粉丝的常态消费,却始终没能在中国市场掀起水花。

转折点发生在2013年左右。随着丝芭传媒、时代峰峻相继搭建粉丝俱乐部,国内偶像产业的C端生意终于有了起色。

丝芭传媒的俱乐部采取免费模式,主要为会员分享公演、投票等活动资讯。粉丝消费可以产生积分,官方以此进行等级划分,为相应会员提供阶梯性权限。显然,“48口袋”APP本质是运营渠道,变现仍得靠刺激粉丝应援消费。

时代峰峻则完全对标日本杰尼斯。TFboys出道一年半,官方付费俱乐部正式上线,会员开始享有优先购票、独家物料、报名活动等专属福利。目前,TFboys粉丝俱乐部、时代少年团、TF家族均以开通会员服务,定价在199元/年以上,预估每年能为时代峰峻创收数千万。

SING女团、蜜蜂少女队、ZERO-G、易安音乐社等偶像团体,也都曾试水粉丝俱乐部运营,且多以免费模式展开。受限于用户体量和运营成本,多数产品只能下架,没能复制时代峰峻的成功。

待到2018年选秀综艺全面爆发,乐华娱乐、哇唧唧哇等选秀名门跑步进场,事情才有了新变化。

因参加《偶像练习生》,朱正廷、范丞丞、黄明昊等乐华系练习生走红。节目收官后,乐华七子NEXT发布专辑、官宣成团出道,公司随即在微信小程序发起付费会员售卖。结合付费视频的播放量,以199元/年的保底消费来算,这波操作为乐华娱乐带来了超过500万收入。

除NEXT外,乐华娱乐还为沙漠五子推出粉丝会员。可没多久,俱乐部便出现了物料少、操作卡等使用问题。今年官方更是发出升级说明,表示因系统冲突正着手重新开发。体验太差,粉丝只能在微博怒怼乐华“吃相难看”。

牵手腾讯视频,拿下R1SE、硬糖少女303运营权的哇唧唧哇,同样把粉丝会员制玩成了标配。两大偶像团体拥有独立的粉丝APP,站内物料多是花絮。虽说没有专为会员策划的特供内容,但胜在更新及时、素材丰富,暂时稳住了用户口碑。

对于偶像生意,粉丝会员制显然颇具商业想象空间,引得国内经纪公司竞相布局。对核心粉丝来说,几百块会费要真能买来优质内容,他们也觉得挺值。

明明是供需两旺,结果却口碑失调,说到底还是活儿太糙。

尊贵体验,经纪公司急需探索

虽说为刺激付费、提升黏性,各家粉丝俱乐部也在加强内容、服务的深度运营。真正试用下来,你就会发现会员的尊贵体验远远不够。

追星APP的普遍功能,就是明星亲密互动和获取偶像物料。嗯,这一套“华仔天地”几十年前就有了!经纪公司重点强调内容的“独家”“专属”,实际上更新次数屈指可数,会员只能看个寂寞。

其中,R1SE fanclub 投喂会员粉丝的物料最为丰富,甚至能实现月更十条。可团综未播片段、专辑拍摄花絮等缺少加工包装,很难引爆话题传播,点燃粉丝兴趣。官方物料莫得灵魂,还不如去微博、B站嗑二创作品。

倒是人气稍弱的易安音乐社,追星产品做得精美,圈下大批死忠粉。团队专门推出“聊天室”节目,策划全员尬聊、情景扮演等趣味内容。尤其搭配签到积分、鲜花打榜等游戏环节,用户参与感得到极大提升。

整体来看,经纪公司拉动粉丝付费,靠得仍是内容之外的附加服务。会员或许没用,但你想要抢购门票、参与打榜、获取周边的特权,不得不开。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时代峰峻。

时代峰峻策划的家族活动、团队公演、偶像成人礼,时常结合打榜、氪金进行门票分配,以此促进付费粉丝转化。不久前,时代少年团曾计划推出名为《少年ON-FIRE》的两场演出活动。官方以售卖电子生写的方式抽选名额,邀请少量粉丝现场观看。

如此一来,粉丝只有开通俱乐部高级会员,且购买相关周边,才具备参与资格。而除随机抽选外,官方还对每位高级会员的累计购买金额排名,前一百名可直接获得活动入场名额。

粉丝为了能近距离接触偶像,只能骂骂咧咧地办卡消费。硬糖君身边不少刚“上楼”的朋友,由此开启付费追星的新体验。几经混战,这次舞台录制却突然取消,遭到粉丝集体抵制。

“迷惑操作。要不是会员还可以搞问答、看花絮,我绝对要投诉到李飞退钱。”粉丝阿七(化名)和硬糖君吐槽。其他粉丝APP在内容、管理、技术出现问题时,用户大抵也是这样心理。

现在的偶像,被网络舆论收拾得服服帖帖,不敢过度占用公共资源。他们的社交账号里几乎全是广告,难以满足粉丝的情感需求。这种情况下,粉丝俱乐部无疑是维护私域流量价值的圣地。R1SE fanclub、硬糖少女303、易安饭等都有动态版块,供给偶像和粉丝日常互动。

但由于还是没能改变营业不足的硬伤,部分版面已日渐荒芜。R1SE fanclub的“时光”区域,最新消息竟还停在6月。粉丝们嗷嗷待哺,盼着自家哥哥、姐姐上线发言。

总之,多数粉丝付费仍是无奈之选,并非认可经纪公司带来的尊贵体验。因此,各家始终难逃“割韭菜”的嫌疑,整个偶像产业的用户价值开发仍旧艰难。

中日粉丝会员制,差在哪?

每每大家畅想粉丝会员规模时,总是绕不开日本杰尼斯。毕竟这家经纪公司坐拥百万会员,每年光会费就能进账200多亿日元。

事实上,中日偶像产业推行粉丝会员制的时间、方向、模式基本相同。日本经纪公司提供的增值服务,也就是定期寄送会刊、抽取演唱会门票、分享活动行程等。杰尼斯之所以能培养大批高黏性、强消费的付费粉丝,得益于日本成熟的版权保护环境

杰尼斯自成立起,便严格管理旗下艺人的网络肖像权,禁止日媒随意使用。明星参加商业活动、节目录制,流出的往往只有一抹剪影。高效的饥饿营销为偶像蒙上神秘面纱,求而不得的粉丝积极入会,以求获取更多艺人信息。

直到2018年,杰尼斯才官宣解禁肖像权,艺人活动照片允许发布网络。而日本娱乐圈经过数十年探索,粉丝早已养成良好的版权意识和付费习惯。不论粉丝多少,明星全员皆可开展付费业务。

吸毒退圈的酒井法子复出后,照样推广会员付费制。去年,她入驻微博发布新年问候,顺道甩出支付宝、银联链接,一度激起网友热议,掀起路人对“粉丝入会”的激烈讨论,“劣迹艺人,滚回日本”“网络乞讨”“伸手要钱,有病得治”的高赞评论涌现。

其实,即便面对普通明星,国内大众对付费服务也存在抵触心理。2013年,陈坤依托微信公众号推出会员服务,向付费粉丝发放独家私密照、定制语音等内容。“一夜吸金700万”的流言传出,陈坤被推上舆论风口。

2018年,范丞丞因微博付费照片卖出480万,同样身陷公关危机。事后,乐华娱乐发表声明,澄清“看图付费”为不实传闻,科普了一波微博V 会员服务,路人依然无法理解。

用户付费习惯的养成并非朝夕之事。同时,经纪公司还面临着各方猛烈夹击。一方面,黄牛、站姐等职业群体,构建起成熟的代拍产业链。他们能为粉丝提供优质,甚至是定制的高清照、小视频,经纪公司很难再以此建立内容优势。

另一方面,众多追星产品同样具备分享明星资讯、日常行程等功能,粉丝根本不需要付费获取信息。至于活动抽票,虽然拉新效果好,但也容易引发口碑反噬。时代峰峻、哇唧唧哇、摩登天空等,都曾因不当操作招来群嘲。

最重要的是,国内偶像培养走得大多是“重流量、轻养成”的韩系路线。小糊团难以靠粉丝俱乐部变现,顶多借此固粉。而人气团的B端收入可观,无需耗费心力产出定制内容,服务特定用户。

可能就像视频网站当年付费会员从无到有一样,粉丝会员制推行也需要用户与经纪公司慢慢博弈磨合。老板们要是总拿割韭菜的心态整活儿,也不怪粉丝喊着“退钱”。

【本文作者刘小土,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广告位